小说酒吧 > 平凡之死 > 第七十二章 惊天冤情 三

第七十二章 惊天冤情 三


  且说花镖头眼见着凡念逃之夭夭却束手无策,去到店里又被店家送去医治剑伤。大夫将剑伤包扎好后,又派人将镖头送回镖局。
  几位镖头听说之后,着实没想到凡念居然仅凭一己之力便将花镖头伤成这样,四位镖头虽然各有所长,武功最好的并不是花镖头,但一个后辈能做到这样,也确实是需要注意了。
  四位镖头则又在花镖头的房间里商议,如何捉拿凡念。先前本想着来一招请君入瓮,由花镖头去冒充那铁匠来的,只是没想到凡念就快了那么一点点,导致功亏一篑。
  再说凡念这边。
  且说凡念猜测那铁匠定然是奔着最近的城门口出城去了,自己也是一路飞奔,还绕过了城门口。他虽然不是常年走镖的人物,但一个寻常百姓,即便是他一路狂奔,也绝对比不过凡念的脚力,不消四个时辰,便被凡念追到,那铁匠见了凡念直呼饶命,凡念看着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问到:“你真是什么钱都敢赚啊!”
  “小人不知,小人不知啊!他只说是要按照那飞刀模子做一把,小人又怎么敢多问!”
  想来他说的也是真的,具体干什么,一个小小的铁匠又怎么可能会知道。
  但他又是重要的人证,至少,他可以证明那把杀人的飞刀不是钟家的,如果能证明整个案子最重要的物证是被伪造的,那青锋镖局被查也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
  但转念一想,似乎没那么容易。那花镖头不是说了么:这都什么朝代了,哪里还有他们李家的容身之处啊!
  花镖头的这句话应该也是真的,前朝的都是余孽,早就该死了。
  那又该如何处理这名铁匠呢?
  凡念一下也是没了主意。但是放任他离开显然是不可能的,报官想来也是难上加难,一个十恶不赦之人去报官喊冤,无异于自投罗网。
  但是凡念手上确实是没有什么线索,如今抓到这么一个,实难放手。
  思来想去,已然天黑,二人躲开大路,暂时寻了一个略微干燥,又有地方可躺的角落过夜。
  天刚刚开始亮的时候,伴随着一阵马蹄声落下,凡念从树上一个翻身落下来,他的右手搭在剑柄上,往前一看,那铁匠也受了凡念影响,看将过来,一霎时,犹如惊雷落地般从地上弹起来,躲到了凡念身后去。
  不远处有两人,一人牵着一匹马,顿足在那里。
  绕是凡念常年围着师姐转,轻易都不肯理会外面的事情,也曾听说过“一念渡人,一念往生”的名号,现在,这个名号的主人,青锋镖局的二当家铁镖头站在那里,至于这个名号怎么来的,凡念确实不知道,三当家陆镖头与他并肩而立,二人四目相对,心里已然是有了主意。
  对他们来说,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陆镖头松开马缰绳,伸手向后,这时,铁镖头一摆手将他拦住:“我来吧。”
  陆镖头听了点点头,也不与他争。铁镖头松开缰绳,从左手边拔出两把唐刀来。
  凡念对铁匠说:“走!”
  那铁匠听了也不推辞,翻身向后,哪里还顾得上身后的路上荆棘与杂草,慌乱中便狂奔而去。
  铁镖头示意陆镖头去追那铁匠,自己则拔了双刀,腰腿一沉,接着,几步便奔过来,挥刀便劈,一句话也没有,趁着这个空档,陆镖头从不远处跑过,追那铁匠去了。
  凡念侧眼看了一下,但是他现在根本抽不出身来去顾那铁匠,他的命全在他自己的脚上了,这铁镖头咄咄逼人,一刀接着一刀,根本就不给留一点机会,右手刀劈,左手刀忽的便戳向凡念面门,一连三点,凡念左闪右闪,抽剑往回,不想铁镖头右手的刀一直压着凡念的剑,直教他抽不回来,忽的铁镖头双刀横扫,凡念也弯腰低头,附带一个旋身,竖起剑来,正好挡住铁镖头转了一圈又转回来的双刀,这时的凡念已然有点怕了,他不住的后退,结果给了铁镖头空间,双刀在铁镖头面前舞了起来,随后一击击中凡念的剑身,然后铁镖头左手将刀扔起,右手一刀砍在这把刀的刀柄上,刀像剑一样飞过来,凡念头向左歪,飞过来的刀钉在凡念身后的树干上,凡念向左,欲要躲闪,却被铁镖头从左边一刀撩过,只得错过了树干再向后,铁镖头右手不停,左手拔了刀一旋身,重重的劈在凡念的剑上,火星四起,差点把凡念手中的剑给打掉。
  凡念也有点慌了,照这么打,自己今天指定得命丧他手。他把短剑摸出来,却又感觉没什么用,又放回去,心里一下没了主意。
  铁镖头顿在那里看着凡念的样子,还以为凡念的短剑有什么杀招,对他的短剑起了防备,这时凡念率先打破僵局,挥剑劈过来。
  铁镖头不躲不避,双刀成剪接下这一招,没想到凡念剑上的力道出奇的大,差点劈中他自己。铁镖头用力挡住,然后左手抽刀再点,凡念向后,剑上失了力道,被铁镖头三步并做两步,提起一臂一下撞飞,背部着地翻了一个个又站起来。
  凡念心里忽的有了主意。
  凡念举剑刺过去,随后横扫,被铁镖头挡住,凡念起步,肩膀与铁镖头撞在一起复又分开。
  起剑再劈,铁镖头甚至感觉得到自己的刀仿佛要断了一样,细看这剑,剑身光亮如银,无刃有锋,想来抓住也没什么问题,遂左手弃刀,一把将剑身握在手里,凡念也学着他的样子,左手四指与掌心握住铁镖头的刀尖。
  铁镖头伸腿去绊,不想凡念却双腿跳将起来,踹在铁镖头的身上,两人都倒在地上,弹坐起来。
  ……
  且说陆镖头去追那铁匠,在这深山老林里,还真有点不好追,明明人就在不远处,这路却是杂草丛生。奔跑间,忽的听见一声似有似无的低吼,林间鸟儿相机飞起,陆镖头心中忽的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顿时目露凶光,伸手将衣前襟挽起来,快步追过去,之前还想带活的回去跟铁镖头碰头,现在已然是握了刀柄在手,再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一口气奔了过去,只一刀,那铁匠伸手要挡的小臂带着半个脖子都被砍透,连句惨叫都没有,陆镖头也不回头,又急忙回去。
  回到铁镖头这里的时候,只见铁镖头双刀染血,却也俱断,身子右边肩膀已然塌了,一摸,锁骨已断,左胸口一个血窟窿已然是流尽了血,一片狼藉,早就没命了。
  陆镖头顿时慌了神,连忙去翻铁镖头胸口,早上出门所带的书信已然不见了,四处寻觅,稍远点的地方马匹死了一只,另一只不见踪影,不用猜也知道丢了的是凡念骑走了,心知大事不好,赶忙去大路拦车,好回城通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