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江湖锦衣 > 37.且住
    晚风习习,暮色中灯火如同海潮,涌入眸里。顶点X23US
  
      人的眼睛好像含着星星,有光在亮,那是暖黄的光,映照在每个人的眼中。
  
      众人牵着马,马车车轮在路上咯吱缓慢,他们一行仍是引来不少注目。
  
      流云集每日客商来往,江湖人交错不计其数,但像这般同行打扮的,不多。
  
      双驾马车和良马有银子就能办到,可当天地人三榜公布江湖之后,普遍江湖人对各大圣地也不再陌生。
  
      像眼前这种,明显是几个圣地出身的传人同行的场景,自是罕见。
  
      唐十一趴在马背上,眼白多而面色红白相间,他嘴里嗬嗬出声,似是为了引起一旁牵马的公羊辞的注意。
  
      “怎么了?”公羊辞低声问了句。
  
      唐十一以目光哀求,晃了晃头。
  
      “下巴是不可能给你装回去的。”公羊辞笑的人畜无害,“虽然牙齿里的毒药给你抠出来了,但万一你咬舌自尽呢?这个咱可挡不住。”
  
      唐十一似是气急,呼吸乱了,白眼猛翻。
  
      孙冲合看了眼,心里虽出现些正常地不忍,但自是不会做什么。不忍是对处境凄凉的人的正常体现,可要是因此冲动坏事,那就是自己的罪过了。
  
      “要不,今晚便找个客栈休息一晚吧?”江凌涛提议道。
  
      前方,大路两旁张灯结彩,而在那不远处,一幢高楼耸立,红绸高挂灯笼,一字排开。
  
      柳施施在顾小年身边,低声道:“登仙阁久居海外,多是吃水,所以门人弟子在入世后多好口腹,喜尝各地美食。”
  
      顾小年点头,前边那就是一座酒楼,很大,光看便是兴隆,里面的花样自然不会少了。
  
      而他仔细感应江凌涛的心跳气机,发现对方与寻常不一样的只是一种正常的激动,很是坦荡。
  
      他便没有说什么,因为,就算真有唐门的人埋伏或是将要面临什么凶险乃至追杀,只要不是全盛的天人当面,他自不会有什么情绪的起伏,更谈不上紧张或是惧怕。
  
      可现在之世,天人因衰劫潜藏,又如何会豁出命来堵截他们几个呢?
  
      丹毒相比起天道的衰劫来说,地下天上,小巫见大巫罢了。
  
      “你觉得呢?”柳施施问道。
  
      “什么?”
  
      “他的提议。”
  
      顾小年这才发现,孙冲合等人也是在看着自己,而他们,似乎已经达成了意见的统一,现在是在征求自己的意愿了。
  
      “我都行。”顾小年笑了笑,“听你们的。”
  
      孙冲合松了口气,因为潜意识里,他已经从对方话里听出了自信,没有丝毫担忧,而是所处从容的自信,无论将会面对什么。
  
      他不由汗颜自己,武功越高胆子倒是越小了,不过他觉得,这是谨慎,行走江湖的谨慎。
  
      “那咱们直接歇一晚。”孙冲合笑笑。
  
      此前跟太上等人的交战的确凶险,在顾小年两人未到之前,那种扑面而来的死亡感不是假的,心神彼时绷到了一个极点。到现在,要说真的没有疲惫是不可能的。
  
      所以,只是歇息一个晚上也无妨,算作是为全盛状态而休整。
  
      既已决定,众人便朝那幢酒楼而去。
  
      ……
  
      “浮香楼。”
  
      公羊辞看着进进出出的大门,以及门口穿着大胆的几个女子,眼带笑意。
  
      北地民风彪悍,可论起大胆主动却不如蜀地这等南方女子。
  
      孙冲合摇摇头,却是回头看向马车方向,如果让里面的人都下来的话,怕是不方便--届时若真有混乱,难保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清蝉此时双手合十,道:“酒楼后院,选一马房,贫僧今夜照看他们就好了。”
  
      “这如何使得。”孙冲合连忙道。
  
      少顷,玄空跳下车来,道:“索性一并进去算了,今夜和尚来看着他们,咱们住的近些,怕个什么。”
  
      江凌涛点头,此时已经进了酒楼,跟迎上来的小二吩咐着。
  
      玄空拍了拍车厢,道:“都下来了,吃好喝好,赶明再上路。”
  
      众人无语,但也是步履轻松地进了酒楼,自有小厮事后过来将马及马车赶到了后院马房。
  
      “真气派啊。”公羊辞意外道。
  
      酒楼里,富丽堂皇,亮如白昼。
  
      莺莺燕燕献舞,筹光交错,吵吵闹闹地,却不让人生烦。
  
      江凌涛从柜台过来,说道:“房间都订好了,咱们先去洗个热水澡解解乏,等会儿再下来喝酒。”
  
      公羊辞手里仍是拎着唐十一,此时笑笑,兀自上楼。
  
      而凤梧则是有些嫌弃似的,跟那八个怪异之人站的稍远,反而往顾小年这般靠着,惹得柳施施和叶听雪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走吧。”叶听雪招呼一声。
  
      而玄空也像是赶着牛羊似的,将那八人招呼着上楼。
  
      顾小年隐约能听得四下有注意到这边的江湖人在低声议论什么,比如‘圣地出身的人怎么看着如此霸道’、‘那几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等等,当然,谈论最多的,还是关于三个女子的相貌。
  
      尤其是凤梧,自身那种妖艳的气质,着实让人垂涎。
  
      这也是凤梧一脸阴沉不快的原因,若是此时可以动用自身力量的话,怕是这整个一楼早已成人间炼狱了。
  
      而顾小年本是不甚在意,可当从单纯的对相貌欣赏转而带上污秽之语后,他拢在袖里的手指便动了动。
  
      脚步不停,他径直上楼,凤梧和林凡等人就跟在身后。
  
      然后,原本谈论最起劲的两桌人忽地一窒,如同热火朝天时突然掉进了深海里。两桌七八个人,双眼一瞬充血瞪大,而后一手掐住喉咙,一手扒拉挣扎着,既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又像是被无形中勒住了脖子。
  
      哗啦,哐当,桌上的碗筷被扒拉到地上,椅子被人撞到,这几人摇晃着倒下,身子挺直颤抖几下,再也没了声息。
  
      原本热闹非常的一楼突然一静,继而便是轰然爆发的惊慌骚乱。
  
      “别慌,大家别慌。”
  
      “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死人了?”
  
      “莫不是酒菜里有毒?”
  
      在场武功最高者也有先天绝顶,但他们自然是看不透奇门之法的,只是场间愈加吵闹而已。
  
      当然,这一切都无法影响到已经上楼的某人了。
  
      “你这人倒是好狠的心。”凤梧抱着胳膊,忽然道。
  
      顾小年并不应声,只是按照江凌涛所说的方位找着自己的房间。
  
      而林凡和箴妙则是相视一眼,俱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无奈,要说不怕是假的,而压力更为沉重,他们想着,便告罪一声,快步去了自己的房间。
  
      凤梧却浑然不觉似的,跟在顾小年的身后。
  
      当柳施施和叶听雪推开房门,在进去前看过来一眼后,凤梧还冲她们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