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且上凌烟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龙溪县县令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龙溪县县令


  蓝永忠从大福手里接过绳索,将黄道名五人的双手捆上,串成一串。在路人的指引下,拉着往龙溪县县衙而去。
  庄默则与陌秋儿将倒地的妇女扶上马车,然后转身将小女孩也抱上马车后紧随在蓝永忠身后。
  一路上庄默也简单地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女子名为孙金芳,小女孩是她的女儿,名为林慧。
  据孙金芳所说,她之所以会与黄道名发生冲突是因为黄道名等人打死了自己的丈夫,却逍遥法外,安然无事。
  她自然是不服,已然多次到县衙伸冤无果,便在路上拦住了黄道名,也因此发生了刚刚的一幕。
  龙溪县的县衙离刚刚的事发地点不远,不一会儿庄默等人便来到县衙大门前。
  站在县衙门口的衙役远远地看到一群人黑压压而来,个个心中惊诧,眼含疑惑,还以为发生了何等大事。
  “站住!”两名衙役虽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但还是本能地壮起胆子,向前一步,伸手拦住众人,“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庄默越众而出,微微笑着道:“来这里自然是要报官,烦请这位差爷入内通禀一番。”
  “报官,报什么官?”衙役扫视了下方的众人一眼,当他看到被蓝永忠捆住双手的黄道名时脸色顿时一变,“黄公子,您这是怎么回事?”
  黄道名见衙役认得自己,如同见了救星一般,大声喊道:“快,快帮我解开绳索,将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衙役闻言急忙上前,伸手就要去解黄道名手上的绳索,却被庄默伸手给阻拦了下来:“这位差爷,我们是来报官的,你怎么反而给嫌犯解开绳索?”
  上前欲替黄道名解开绳索的衙役被庄默死死地抓住伸出的手臂,整只手臂就像是定格在了空中,动弹不得。心中不由得又惊又怒,沉着脸望向庄默道:“你知不知道他是谁?我劝你还是赶紧将他放了,否则待会儿有你好果子吃。”
  庄默闻言脸色也是一沉,淡淡道:“有没有好果子吃不需要你担心,我想你应该做好的是你本职工作,难道你现在不应该入内跟县令通禀吗?还是要我们自己击鼓?”
  “哼,在这里等着。”衙役冷哼一声,脸色十分难看,在庄默特地放松力道的同时抽回手臂,转身进入县衙内。
  与此同时,被蓝永忠用绳索捆着牵着的黄道名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真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脑袋进水了,竟然押着爷爷我来报官,难道爷爷没告诉你我兄长便是漳州刺史吗?待会儿爷爷我就看你们如何死,哈哈哈……”
  “我看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当四周跟随而来的百姓闻言个个面露不忿与担忧时,庄默一脸的平静,丝毫没有将黄道名的威胁放在心上。
  不一会儿,衙门内就涌出了十几名衙役,将庄默等人带了进去。
  庄默等人来到县衙大堂时,上方早已坐了一位身材矮小,额头微秃,脸颊深陷的中年男子。
  但见此男子抓起案台上的惊堂木,狠狠地拍下,喝道:“堂下何人,所告何事?”
  惊堂木虽响,但庄默行的端做的正,又怎会被其吓住,淡淡笑着向高坐上方的男子拱手施礼道:“在下庄默,见过县令,我们此来是状告黄道名无辜殴打妇女小孩,手段残忍,简直罪不可恕。”
  “哼,你们是外地来的吧,本官并非龙溪县县令,本官乃龙溪县县丞洪洋涛是也。”头顶微秃的中年男子一脸不悦地望着庄默,刚刚县衙门外发生的事情他早已听手底下的衙役说过,心中对于庄默等人很是不满。抓着黄道名来衙门报官,这不是纯粹给自己找麻烦吗。
  “哦,原来是洪县丞,在下等人的确是初入龙溪。这不刚刚才到龙溪,便在大街上遇到有恶霸欺负孤儿寡母之事,实在可恨。”庄默当然知道座上之人并非龙溪县县令,龙溪县县令早在几月前莫名病亡,而新一任的县令便是他庄默自己。
  就在庄默与洪洋涛两人对话之时,一旁的黄道名早已显得很不耐烦,大声说道:“我说姓洪的,你这县丞是不是不想干了?瞎聊什么天,还不赶紧将我手上的绳索解开。”
  “黄爷息怒息怒,来人,还不赶紧给黄爷松绑。”黄道名骄横的态度并未引得洪洋涛不满,反而是洪洋涛舔着笑脸讨好道。
  洪洋涛话音落下,刚刚在门口被庄默阻止的衙役立马邀功般地上前替黄道名解开捆着双手的绳索,还特地示威地看了庄默一眼。
  眼前的这一幕庄默看在眼里,心中很是不舒服,但脸上仍旧平静如常,也不去阻止衙役给黄道名松绑。
  “洪县丞,绳索也松绑了,是不是该审案了?”庄默望着对黄道名一脸讨好般笑容的洪洋涛,淡淡说道。
  “大胆,该如何做本官无需你教。”洪洋涛抓起惊堂木狠狠一拍,怒视庄默一番,随后扭头看向黄道名,笑呵呵问道:“黄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洪县丞难道看不出来吗?”黄道名一脸的有恃无恐,伸手指着庄默和蓝永忠,“这两名外地人无故殴打我和四名手下,还请县丞大人将他们杖责二十,押入大牢,替我等做主。”
  “在我龙溪县竟然有这等恶事发生,简直就是罪不可恕。来人,将此二人杖责二十,收押入牢。”洪洋涛根本不问庄默等人,或者说不管庄默等人如何辩说都不会在意,一拍惊堂木大声喝道。
  “大人,大人,庄公子他们是冤枉的,他们是为民女母女俩打抱不平啊!”孙金芳大声喊着,替庄默等人辩解着。
  “冤不冤枉可不是你说的算,来人啊,给我打!”洪洋涛厉声喝道。
  面对洪洋涛的厉喝与逼近上去的衙役,庄默一脸平静,未曾露出半分惧色,淡淡道:“没想到龙溪县竟是个没有王法的地方,实在太令本官失望了。你们听好了,本官庄默,便是新任的龙溪县县令!”
  “什么?你是新任的龙溪县县令?”庄默的话犹如晴空起惊雷,在整个县衙大堂上炸开,持着木杖,凶神恶煞般逼近上前的衙役们顿时个个呆若木鸡,定格在原地不敢上前。而洪洋涛直接吓得站立起来,震惊地望着庄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