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神州儿女 > 第六十四章 三月时间 二

第六十四章 三月时间 二


  王震本性不坏,只是对于徒弟疏于管教,一番交谈之下,不仅惩罚了闹事的徒弟,还对萧雁群十分称赞,从此常常邀请他去府上,在一块讨论武艺,二人很投脾气。
  所以,这次王震的五十寿诞,邀请了萧雁群。
  王震在杭州小有名气,一把金刀结识过不少武林好汉,也教过些徒弟,因此他的寿诞颇为热闹。
  府中下人一早就开始忙碌,院中早已摆好了桌椅,上面放着酒水点心,案几上放着寿包和贺寿之人的贺礼,门前站着四五个衣着整洁的小厮迎宾。
  府中上下张灯结彩,窗户上贴满了“寿”字,已经到来的宾客各自落座,谈笑风生,好不热闹,萧雁群便在其中。
  不多时,王震身着新衣,由夫人和几个丫鬟陪同,笑呵呵地走了出来,对着满院宾客连连道谢答礼。
  冷落禅在一个较偏僻的角落里,仔细观察着人群,林仄一定混在其中。
  而这里人多,要想快点杀掉王震,就得离他很近,于是冷落禅的目光锁定在王震前方几步外的一桌人,其中一人低着头,不断左右打量,看背影就能确定,是林仄无疑。
  到了正午,门前响起阵阵鞭炮声,宾客们纷纷举杯贺寿。
  林仄假意举杯,一双眼始终不离王震,就在众人喝罢将坐,王震低头倒酒时,林仄突然发难,手中杯子直飞出去。
  他离王震不过几步之遥,王震又毫无防范,这一掷的力道很大,就算砸不死他,也够他受的,而这时候林仄拔刀上前,一切就能定居。
  这本是他盘算好的,决无差错,可是他千算万算,没有料到冷落禅。
  就在他杯子飞出的时候,冷落禅短刀已至,“叮”的一声,杯子裂成两半,短刀钉在王震身后的金漆“寿”字上,呜呜颤抖。
  众人先是一愣,然后便起了一阵喧哗,萧雁群离王震最近,反应也最快,立马冲上去护在他身前。
  林仄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个变化,不过此刻容不得他多想,当即拔出刀,一个矮身自人群中钻出,迎面劈了过去。
  其实林仄并没有暴露自己,若是他放弃,凭他的本事大可以全身而退,可他偏偏选择了将错就错。
  角落中的冷落禅也吃了一惊,此刻方才看见萧雁群竟挡在王震身前,于是他按兵不动,想看看萧雁群到底有多少本事。
  由于距离太近,刀来得太快,所有人几乎都来不及反应,萧雁群顺手抓过一把椅子,口中疾道:“王前辈快退!”没等他扔过去刀锋已至,“喀喇”一声椅子碎裂,刀锋原本对着王震,这时王震已经退在一边,叫道:“萧老弟当心!”
  林仄怒哼一声,刀锋斜引过去,几乎贴着萧雁群脸划过,割下他一缕头发来。
  这时众宾客纷纷退让,王震的儿子和几个徒弟也围在他身边,一人道:“我去帮他!”王震道:“如果萧老弟打不过他,你们更不是对手!”
  院中被让出一大片空地,二人你来我往转眼间就拆了二十多招,萧雁群手中没有兵器,闪躲多过进攻,又斗了数招,只听“嗤”的一声,萧雁群胸前衣服被划开一道口子。
  王震自腰间拔出他赖以成名的金刀扔了过去,叫道:“萧老弟接刀!”
  林仄岂容他接到?萧雁群刚刚伸手过去要接,被林仄一脚踢中,飞向一边,转身一刀直劈,萧雁群险险避过。
  众人一阵惊呼,王震顿足道:“哎呀!”就在这时,冷落禅再次出手,只见暗处中飞来一把短刀,击中刀身,“叮”的一声,刀竟往萧雁群面前飞来。萧雁群接过刀,对暗处道了声多谢,挥刀反击。
  院中不少通武艺之人,对刚刚出手相助的人十分惊奇,纷纷四下寻找。林仄两次被这短刀所阻,待看得清楚后,大怒道:“冷落禅,你好大胆子!”
  既已被叫出名字,冷落禅就不再隐藏,自廊下角落中走了过去,王震一双眼始终看着萧雁群,没太注意他,其余人却不住打量,暗中指指点点。
  显然,林仄是奔着杀王震来的,萧雁群为了救他,挺身而出,那么如今多出来的这个年轻人又是谁?林仄叫出来他的名字,必定是认识他,难不成他也是要杀王震的?
  人群中开始出现这一类议论,这时萧林二人已交手数十招,林仄见冷落禅现身,急切之间取胜不得,想要转而去杀王震,又被萧雁群缠住,这一下又惊又怒,刀法立马散乱。
  萧雁群本不擅长兵器,现在多使的刀法也是祖师新传授的,第一次御敌,原本也有许多破绽滞涩,林仄刀法散乱,他的刀法却渐渐成熟如意,此消彼长,双方竟斗了个不分上下。
  林仄偷眼观看一旁的冷落禅,见他并无出手之意,暗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集中精神,刀势一紧,疾攻过去,萧雁群见他刀法忽然凌厉起来,也毫不退缩,奋起反击。
  他早在祖师传他刀法时,便觉得这刀法与唐手有暗通之处,此刻心念一动,何不用唐手的招式来试试?
  他这个想法可谓大胆之极,要知道此刻他的对手是林仄,一个用刀杀了十多年人的人,他又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将刀法与唐手融合呢?
  初时的几招怪异,林仄也着实吃了一惊,不过数招过后,萧雁群刀法破绽百出,林仄一轮抢攻之下,立马扳回了优势,数招后,萧雁群已只有防守之力。
  林仄此时也明白了,这里的人不乏功夫好手,王震身边又有这么多人护着,这次的任务算是砸了,眼下只有先逃了,再图他法。
  于是刀法更加猛烈,身影穿梭中刀气弥漫,看得众人冷汗连连,萧雁群屏气凝神,不敢丝毫懈怠,仍然被林仄一刀划中左臂,接着胸前又挨了一脚,再看那林仄,两个翻身将要跃过墙头。
  冷落禅箭步冲上,追了过去,萧雁群将金刀归还王震,赧然道:“王前辈,晚辈学艺不精,见笑了。”王震道:“老弟这是什么话,你能出面替我挡住那刺客,老夫感激不尽。”
  萧雁群担心冷落禅有危险,道:“前辈且住,晚辈跟过去看看!”
  他看萧雁群左臂受伤,本想让丫鬟去取金疮药来,但萧雁群已顺着二人的路追过去了,再看院中已凌乱不堪,朝众宾客团团作揖,道:“诸位,实在抱歉得很,今日本是老夫寿诞,不想却动了刀兵,扫了诸位的兴致,老夫给诸位赔不是了。”
  林仄没有料到冷落禅这么快会追上来,二人站在一条小巷中对峙着,刚刚与萧雁群激战,然后又是一路跑,林仄此刻气喘吁吁,哑声道:“冷落禅,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出手阻止我,如果老头子知道,你猜你会是什么下场!”
  冷落禅淡淡地道:“不知死活的是你,我既然追了过来,你觉得我还会放过你吗。”
  林仄一怔,随即哈哈大笑,道:“好哇,终于想亲自动手了!”
  冷落禅道:“这不也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林仄横刀而立,道:“那就来啊!”
  冷落禅摇头道:“你现在气息不稳,我如果对你出手,不公平。”
  林仄怒道:“那你想怎样?”
  冷落禅道:“今天晚上,约个地点,我们来个了断。”
  林仄道:“刚刚路过的街角,是家酒楼,今晚我们不见不散!”
  冷落禅心中疑惑他为何要选择在酒楼里,面上不动声色地道:“好,今夜至死方休!”
  林仄轻蔑一笑,收刀入鞘,道:“我允许你带帮手。”
  冷落禅不明所以,回头才发觉萧雁群已走了过来,他道:“冷兄,刚才的事,多谢援手。”冷落禅道:“不用客气,你救过我一次,我帮你一次,也没什么。”
  萧雁群道:“冷兄和那人有过节?”
  冷落禅道:“算不上什么过节。”
  萧雁群道:“那为何……”
  冷落禅道:“对我过去的一个了断。”
  萧雁群不太明白他话中含义,说道:“我看那人不简单,要不今晚我替冷兄掠阵。”
  冷落禅注视着他,忽然一笑,道:“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我不希望别人插手,就算我被他杀了,那也是我的宿命。”
  萧雁群笑道:“这次算是我们第二次联手抗敌了吧。”
  冷落禅道:“算是吧。”
  萧雁群道:“那么,如果你解决了自己的事情,可否去六和寺告知我一声。”
  冷落禅不解地道:“你好像很关心我的事?”
  萧雁群坦然道:“实不相瞒,我想交你这个朋友。”
  冷落禅道:“就这么简单?”
  萧雁群道:“就这么简单!”
  冷落禅看他片刻,瞥见他臂上的伤,失笑道:“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说着就要走,萧雁群忽道:“我有一个朋友,你跟他还挺像的。”冷落禅道:“什么朋友。”
  萧雁群道:“他叫战天阙,你跟他一样的傲。”
  冷落禅道:“是吗。”。
  萧雁群笑道:“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
  冷落禅道:“那得看我今晚有没有命活着了。”